台湾,下一个洗钱天堂?

台湾,下一个洗钱天堂? 独家调査报导/全球第八「金融隐匿国」,比开曼群岛还神祕

文—陈一姗 绘图—江小A

一部没有跟上21世纪的公司法、一个没有实施日的反避税法、一群落后而不自知的工商团体、一个总把国际孤立当藉口的社会,造就了一个让富人、企业大玩境外金融游戏的祕密天堂,台湾。

今年,台湾将无所遁形。

在欧洲学界、国际NGO反洗钱雷达扫射下,二○一八「金融隐匿国」排行榜出炉,台湾首度进榜,就排进前十大,隐匿度得分比租税天堂开曼群岛、英属维京群岛还高。

继巴拿马文件后,《天下杂誌》第三度与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联手,独家解密「天堂文件」,王永庆家族、新创企业如何运用租税天堂纸上公司。

今年下半,台湾即将接受亚太洗钱防制组织的评鉴,会为不透明付出什幺代价?

想像有一天,国外客户要汇款付钱,给户头在台湾银行的你时,对方银行突然要国外客户一下提出买卖合约、一下给海关出货纪录。几次下来,你的客户可能就跑了。

想像有一天,当你要汇钱给在国外念书的小孩,对方一听说,钱是从台湾来的,就要慢个几天。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如果台湾无法通过今年底亚太洗钱防制组织(APG)的评鉴,可能付出的代价。

二○一六年,兆丰银行纽约分行遭到重罚,全球对台湾警铃大响。

今年,总部设在伦敦的非政府组织——租税正义联盟(TJN,TaxJusticeNetwork),将台湾评为全球第八大「金融隐匿国」。台湾正以一个未被发现的「亚洲境外天堂」之姿,浮出水面。

台湾第一次「被发现」 从未出现在雷达上的境外天堂

《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作者皮克提曾盛讚,TJN是把租税正义搬上全球政治议程的重要团体。由欧盟资助,每两年一次的金融隐匿度评比,是全球唯一一份定期披露境外金融活动的跨国研究。

TJN研究员透纳(George Turner)接受《天下》越洋採访时说,三年前,TJN就开始注意到台湾,但国际组织几乎都没有台湾的资料。

去年七月,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企业治理研究中心一篇论文,运用全球上市公司资料库的大数据拆解,台湾竟然成为全球第二突出的境外资本集散地。

「台湾高科技公司三三%透过香港、二○%透过加勒比海国家投资大陆,一二%透过加勒比海国家,路过香港,投资中国大陆,」论文中说,超过六成五台湾上市企业,都运用境外天堂。

TJN决定,全面审视台湾的法规制度,透过会计师Lyon Chun协助查找法规,首度完整搜集台湾资料做评等,结果出乎意料。「台湾一直没在境外天堂的雷达萤幕上,这是第一次被发现隐匿度这幺高,」透纳说。

台湾第一次被评,就进榜二○一八年全球前十大金融隐匿国,排名第八。前七名依序是瑞士、美国、开曼群岛、香港、新加坡、卢森堡、德国。(见表一)

「光看排名,可能会有个错觉,觉得台湾跟瑞士、美国、香港、新加坡并列不见得是件坏事,」政大法律系教授方嘉麟直言,「问题是,瑞士、香港、新加坡是金融中心,拥有繁荣的金融产业。台湾金融隐匿度这幺高,是政府有意义的政策作为吗?有带来产业吗?还是只是带来污名?」

从表一可以看到,前七名国家的金融产业全球市佔率都接近四%以上,台湾仅○.五%,重要性不高,为何却成为隐匿度极高的国家?

台湾,下一个洗钱天堂?
TJN的金融隐匿指数,是由隐匿度得分,加权该国佔全球金融业市佔率而成(见小辞典)。台湾名列前茅的金融隐匿指数,显然不是因为金融业发达,纯粹是因为隐匿度得分太高。

「金融隐匿指数」怎幺算出来的?

为衡量各国境外金融活动的实况,租税正义联盟(TJN)以20项指标,评量各国法规环境的隐匿度得分(Secrecy Score),加权乘上该国金融业全球市佔率(Global Scale Weighting),得出金融隐匿指数(Financial Secrecy Index)。

为什幺要加权金融业的市佔率?TJN研究员透纳解释,境外金融的使用者其实都是大国与金融中心,这是为什幺租税天堂屡屡被点名为黑名单,却依旧存在的主因。金融隐匿指数可以呈现各国境外金融活动的实况。

台湾金融隐匿度得分过高 港、澳、星、中、韩,都比台湾透明

根据TJN的调查,衡量二十项法规环境的隐匿度得分,台湾排名第二十八。在台湾之前的,除了杜拜、瑞士、泰国、肯亚,其余清一色是租税天堂。(见表二)工商团体最爱比较的香港、澳门、新加坡,其排名分别为四十五、五十四、五十六名,隐匿度远在台湾之后。

台湾,下一个洗钱天堂?
「如果我是有心人,看到这个隐匿度,一定会想透过台湾来洗钱,」方嘉麟说。

被国际孤立,加上落伍的公司法,海外税制尚未完备,这些让TJN惊讶不已的「隐匿漏洞」,早就被台湾人「善用」。

台湾人擅长运用境外租税天堂,在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的「天堂文件」中,再度获得验证。

「天堂文件」是ICIJ最新的跨国调查,《天下杂誌》继境外外洩资料与巴拿马文件后,第三度参与跨国调查。这次的资料库由《南德日报》取得,位在百慕达的毅柏律师事务所(Appleby)与新加坡盛亚信託(AsiacitiTrust)的客户资料库,此次被洩漏的文件超过一三四○万份。

「天堂文件」共有一○○五位台籍个人与企业客户,台塑王永庆家族是其中资料最丰富的个案。《天下》得以发现这位前台湾首富如何把半数资产外移海外,移出后如何布局?

《天下》更注意到,新创企业已成为台湾另一个使用租税天堂的新兴大户。财产在海外的创业红人,曾被律师建议在库克群岛成立信託。

有一半指标不及格 落后的公司法,让台湾不透明

TJN的隐匿度,是依据洗钱防制、海牙信託公约、欧盟现代公司法规则、国际间反避税与资讯交换相关规定,摘取二十项评估指标。台湾二十项指标,有十项被列为严重不透明。(见表三)

因为外交孤立,台湾无法参与多边组织签署资讯交换协定、双边租税协定困难重重,自然是弱项。但真正让台湾成为金融隐匿国的主因,其实是落后的公司登记制度与法人透明度,在十项严重不透明指标中,就佔了八项。

台湾,下一个洗钱天堂?
「台湾会被评这幺差,因为你整个登记制度,都还执着于股东,根本没有接轨国际。国际间大家都已经披露实质受益人、影武者(重要控制人)的趋势,」资深会计师、建业法律事务所首席资深顾问马国柱指出。

包括与台湾同属大陆法系的日本、德国,主要国家都在最近五年,大规模修改公司法,以跟上国际标準。香港三月一日上路的公司登记,已要求披露实质控制人。即使是非香港的境外公司,只要要在香港开设银行户头,都需符合新规定。

在反洗钱、反避税、反贪腐,这三股大潮的压力下,二十一世纪全球公司法主流思想,已改为风险导向的「预防性」财经法制。包括联合国、欧盟颁布的现代公司準则,为降低财经弊端造成的经济、社会风险,以事先披露资讯来做预防。

马国柱指出,从二十一世纪初,安隆、世界通讯等重大经济犯罪开始,加上金融海啸,大家对于有些人隐身在纸上公司、信託、基金会、金融商品背后犯罪,愈来愈无法接受。揭开公司面纱的压力,让联合国、欧盟纷纷发布「现代公司法」的改革準则,披露实质受益人与重要控制人是第一步。

反洗钱是切入点,受到高度监管的金融业被要求对开户者做尽职调查,了解户头的最终受益人与控制人是谁。接着国际间又推动共同申报準则(CRS),定期交换银行帐户讯息,让逃漏税、贪腐无所遁形。

「台湾老闆必须有觉悟,现在已经不存在『不用缴税的所得』,」马国柱直言。

全球反洗钱、反避税、反贪腐 台湾OBU还在「黑白舞」?

国际间,「三反」的大风,显然很慢才吹入台湾。反洗钱最大的漏洞,就是国际金融业务分行(OBU)。

一九八三年开放成立的OBU,原本是希望透过降低税负、减少管制的方法,来吸引外国客户与外资银行来台设点,提升台湾在国际金融业的地位。发展了三十年,台湾OBU八成客户都是台商,只是另外设了境外公司来做各种操作。

TJN在报告中特别提到台湾的OBU。这群八成是台商的「外资客户」,在去年中,金管会全面要求银行重做客户尽职调查前,是台湾金融隐匿的最大死角。

「OBU会很容易被人用来隐匿资产,」TJN研究员透纳认为。

「从前OBU就是黑白舞(台语,意为随便玩),」一位本土银行OBU经理直率地说。

不像一般民众熟悉的银行业务,金管会管得很紧。譬如:个人或企业的贷款资料,都存在联徵中心。但OBU却像是化外之民。

一位检察官气愤地说,他曾经持搜索票到银行一楼,要求提供经济罪犯的帐户资料。但银行就是不给罪犯OBU帐户的资料,「明明OBU分行就在二楼啊,所有的交易都在二楼做的,根本不用去境外。」国税局官员也遇到同样的问题。OBU的贷款资料,迟至一五年底才纳入联徵中心系统。

一位外银法遵人员说,依国际标準,OBU开户必须拿注册国的当地证明,譬如:开曼群岛、英属维京群岛的注册正本才能开户。但台湾过去只要拿国内代办业者写的代办资料、缴费证明,就能开OBU帐户。

台湾要缴交「国家风险报告」OBU与法人透明度,是两大弱项

去年,金管会主委顾立雄一上任,就颁布新法,採取国际标準。规则一紧,OBU帐户马上由六月的十六.七万户,七个月关了一六%,显见先前开户浮滥的程度。

儘管金管会雷厉风行,但行政院洗钱防制办公室政策组组长,检察官蔡佩玲透露,正在定稿、要缴交给亚太洗钱防制组织的「国家风险报告」中,OBU不够透明,依旧是台湾的第一风险。

蔡佩玲说,不同于前两次洗钱评鉴,只看法规。这次的评鉴,法规面之外,还要评鉴「执行面」。

OBU现存的困境,就是银行除了拒绝开户,几乎没有任何法规武器,可以要求客户说实话。

一位财政部官员直言,即使是修法后,OBU做境外公司尽职调查的方法,依旧只能「请」客户签一张声明书,很难真的查。

「很多银行抱怨,政府把所有的责任都压在银行,却没有要求企业,企业都在抱怨银行刁难,」交大科法学院副院长林志洁说。

「银行花很多钱做洗钱防制、做法遵,但客户没有义务,那只是推一半,」蔡佩玲也很担心。台湾国家风险的第二名弱项,就是法人透明度。

去年底,行政院通过公司法修正案,草案二十二条之一明定企业必须每月更新电子申报实质受益人资料。实质受益人包括:董事、监察人、经理人、持股一○%以上的股东。这是台湾公司法第一次出现实质受益人的字眼,跨出了一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