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婴托儿所离奇毙命案‧父母控诉职员没急救

男婴托儿所离奇毙命案‧父母控诉职员没急救(雪兰莪‧巴生26日讯)三个半月大的男婴在托儿所离奇毙命一案,男婴父母週一现身控诉,不满拖儿所在事发后没紧急应对,反而只是致电家长“自行解决”,结果从致电救护车至送院都是为母者自行解决。事后,职员没进行急救,对男婴毙命的回应仅是“发现时已全身发紫、僵硬及没呼吸”。负责人企图把问题归咎于男婴有病痛,迄今仍未向家人致歉。同时,拖儿所虽有安装闭路电视,但负责人却声称,事发当天闭路电视恰巧没操作。男婴父亲陈凯毅(34岁,土木工程师)和母亲陈润瑛(30岁,执行人员),週一午在实达阿南住家召开记者会指出,由于两夫妇都需工作,才把儿子陈衍斅交由住家附近托儿所看顾,每月收费平均850令吉。婴儿发紫僵硬没呼吸陈润瑛指出,上週四(22日)下午约2时15分,她在格林马丽工作时接获托儿所来电,指儿子出事,但对方却没致电救护车,结果她在路上自行拨电。她说,由于不放心,她还致电给一名印裔邻居,要求对方先到托儿所了解详情,她则飞车赶往;平时需30分钟的车程,她仅花了15分钟便抵达。她不满儿子出事后,托儿所疑没紧急处理,连最简单的致电救护车也没做,当时邻居也询问两名职员到底发生甚幺事,对方只回应:“我们发现(男婴)时,已是这样(全身发紫、僵硬及停止呼吸)”。“据托儿所负责人声称,托儿所四週都设有闭路电视,但当我要求出示事发当天的录影片段时,对方却指当天闭路电视刚好没操作。”她质疑到底真的没录到,还是闭路电视只是摆美,根本没操作?抑或另有内情?陈润瑛追述她接获托儿所来电的情况时,难掩难过的情绪。当时托儿所不肯致电救护车,结果她一边“飞车”,一边拨电话给救护车、医院及邻居,所幸当时并没发生车祸。“托儿所的看顾时间是每週一至週五,早上7时至晚上7时,週六则是半天;不过,我一般上是在傍晚6时放工后就把孩子接走,以便多一点与孩子相处。”在这一个月内,她从来没见过负责人,双方只是通过电邮联络,直到儿子出事后,负责人才送来一个花圈,两人只见过一次面。托儿所归咎男婴有病陈润瑛指出,由于邻居打听到对这间托儿所的评价甚高,因此才决定把儿子委托给他们照顾,岂料不到一个月就出事。最令她气愤的是,负责人还企图把问题归咎于儿子原本就有病痛。她说,送入托儿所的第一週,儿子就发烧和喉咙发炎;第二週因细菌感染而发烧;没想到第四週就停止呼吸了。“根据儿子出世时的报告,体重3.8公斤,身体状况良好,至于解剖报告的死因则有两个可能性,一是“猝死”,二是呛奶“噎毙”,不过真正的死因报告,还需约一个月后才能出炉。”她说,当家人质问负责人,儿子为何会出事时,对方竟反问:“你的儿子是不是原本就有病痛?”令她感到不满。对方事发后只送来一个花圈,并未亲自向家人致歉。僵硬发紫疑死2小时第一时间赶往托儿所的邻居珊蒂(39岁)指出,她接获陈润瑛的来电后,马上赶往托儿所,当时见到男婴已全身发紫,同时身体僵硬和停止呼吸,而且嘴角还有大摊的牛奶痕迹。她说,托儿所的两名职员分别是印裔及柬埔寨籍,但两人却一问三不知,令她不知所措。另一方面,一名亲友指出,男婴被发现时身体僵硬和发紫,估计死亡超过两个小时。因此,他们疑是职员疏忽,没定时和频密巡视,结果导致男婴出事。报告出炉才决定起诉陈凯毅和陈润瑛两夫妇于2008年注册结婚,陈衍斅是两夫妇的第一胎,如今儿子出事,令两人和亲友们伤心不已。询及会否向托儿所追究责任时,陈润瑛声称,她已征询律师的意见,一切须待所有的相关报告出炉后,才能决定是否会採取法律行动,估计需三四个月的时间。另一方面,陈润瑛谈及,儿子出事的前一阵子,她曾于下午1时30分探望儿子,发现记录薄内已“预先”记录儿子的喝奶时间是4时50分,令她感到惊讶。不过,当时职员向她解释,这是正常程序,若届时时间上有失误,则会更正。由于不满职员鲜少与儿子互动,加上她发现儿子吐奶后,床舖往往未被清理乾净,因此她原本已决定于4月起转换另一间托儿所,岂料儿子就已出事了。警等化验报告才行动沙亚南警区主任查希迪说,由于发生在实达阿南(Setia Alam)托儿所婴儿死亡一案,死因化验报告尚未提交到警方手上,因此警方目前仍以猝死案角度调查。不过,他说,如果化验报告证实涉及刑事成份,警方一定秉公办理。他说,根据警方调查,医生方面的报告有列明婴儿是送院途中死亡,但没有明确说明是私家车或救护车送院。查希迪重申,警方暂时不能做些甚幺,因为无法确定婴儿死亡是否涉及刑事成份,一切等报告出炉后才决定后续行动。托儿所只愿向警提供资料针对陈凯毅和陈润瑛两夫妇的谈话,托儿所负责人不愿向媒体发表谈话。媒体週一午在记者会结束后,前往托儿所了解详情,一名职员看到记者到来,便关上大门。由于当时正下着大雨,任由记者在门外叫喊,对方都不肯开门。过后,记者依据托儿所外的手机号码,联络托儿所的负责人;对方则声称,她暂时不会针对陈氏夫妇的谈话向媒体作出任何回应,她只会向警方提供一切所需的资料。盼警方彻查还儿公道陈凯毅和陈润瑛两夫妇希望警方深入调查,还儿子一个公道,同时也希望政府能关注托儿所的设施,至少须确保托儿所的职员有急救应对能力,尤其是在医疗方面。“另外,政府也须确保所有职员都有专业看顾婴儿能力,同时托儿所的基本设施也须让婴儿能适应。”据他们所知,托儿所已营业约5年,至于是否有合法准证则不得而知。营业5年未知有无准证此外,陈润瑛发现,托儿所似乎只有两名职员,之前还有一名据称有护士资格的职员已停职;而且,婴儿房是设在二楼,她每次探望儿子时,都发现房门关上,空气并不流通。‧2012.03.2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