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干屋藏危机系列1】老屋主居安思危闢露台置梯子逃生

【豆干屋藏危机系列1】老屋主居安思危闢露台置梯子逃生【豆干屋藏危机系列1】老屋主居安思危闢露台置梯子逃生【豆干屋藏危机系列1】老屋主居安思危闢露台置梯子逃生

槟城五条路豆干屋发生无情火,夺走4条人命。面积小的豆干屋没逃生门,暗藏危机,也让各界重新聚焦在相信只有槟城才有的这类临时住所建筑结构的安全性。

说到豆干屋, 相信只有老槟城才懂。追溯历史,豆干屋的出现是在1980年代槟州政府发展光大摩天楼计划时,为迁移和安顿住在原址受影响的居民,而在五条路、双溪槟榔一带兴建一批这类房屋,并只向租户收取低廉的租金。

由于这些房屋设计简单成四方形,看起来就像一块豆腐,槟城的福建人就乾脆把它称为豆干屋。

70岁陈国明(退休人士)与67岁妻子傅月宝(家庭主妇)自1988年开始搬入槟城柴埕豆干屋居住至今已有29年,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豆干屋的结构除了正门一个出入口之外,屋内其余三面都是墙壁。陈国明居安思危,在楼上小房间外建设一个小露台并设置一道紧急门,作为应变之用。

陈国明说,家人也在露台处準备了一把铝製的A字梯子,以便作可以在紧急时攀爬到楼下逃生。

钥匙固定放 煤气常检查

陈国明一家五口住在豆干屋已有29年。他指出,豆干屋结构确实暗藏危机。家人意识到必须要有应变方案应对紧急事故,所以才闢建一个小露台供逃生。 

“我也交代家人主要的锁匙特别是门的锁匙一定要固定放在同一个地方,此外也要定时检查煤气桶、煤气管子及烹饪炉等,以免煤气洩漏等事故。”

定时检查电线插座

他坦言,豆干屋中午时段会比一般房屋闷热,主要是通风设备较不完善,因此屋内的电线和电插座等每隔几年就要检查一次,尤其是电线的外皮如果在高温或曝晒下很容易老化或僵硬,这样就比较容易引起火灾或走电事故。

陈国明说,这些都是以前他住在甘榜时学来的防火意识,甘榜的居民在防火意识的警觉性比较高。

受询及既然豆干屋结构已不符现今社会及家庭结构的需求,是否有搬迁打算?陈国明坦言以目前的房价,他并没有这个念头,况且买屋子必须视经济能力,凡是还是量力而为较好。

豆干屋胜在不必缴管理费

陈国明披露,目前柴埕一带的豆干屋市价约10多万令吉,虽然一般公寓也差不多这个价钱,不过住公寓须缴管理费,那可是住一辈子需要交付一辈子的,对已退休的他们是一个负担。

“以前3名孩子还小时这间豆干屋的空间,确实有点不足以应付一家5口,如今孩子都长大并迁出另组家庭了,这间豆干屋对于我们两老来说,可比以前宽阔的多了,而且我们的屋子设计及家具一切从简,所以足以让我们有活动空间。”

屋子从无到有回忆最珍贵

很多人待在一间屋子就过了一辈子,因此那间屋子不仅是一个他们温暖的避风港,也是载满一家人回忆的地方,这也是很多老一辈华人对屋子的重视。

陈国明与妻子傅月宝就是典型的例子,他们夫妻两人向州房屋部申请廉价屋,并在1988年获得槟州发展机构(PDC)献议买下位于柴埕的豆干屋。

一家5口就这样的在柴埕豆干屋住了无数的岁月,如今孩子都成人及另组家庭了,虽然孩子都希望双亲能搬去与他们同住以便好照应,不过陈国明与妻子却不捨得离开这间充满他们一家人快乐回忆的温暖窝。

陈国明说,当年他、妻子及孩子都居住在武吉南玛附近的甘榜,那时候是一间屋子住几户人家,毕竟当时老甘榜情怀都是一个家族的人都居住一起。

“随着地方上的发展,我们的村子也逃不过让路发展的命运,因此屋子被拆除后,我们就向州房屋部申请廉价屋,接着就购买这间豆干屋。”

夫妻协力撑起一个家

他坦言,当年这间豆干屋的市价是2万6000令吉,而他在海墘一带担任搬运货物的散工,工资不多的他为了家人有个安乐窝,他咬紧牙根买下这家屋子,庆幸的是妻子也给予协助,夫妻两人就这样一步一脚印的慢慢走过了难关。

“看着屋子从无到有,再添购家具逐渐装修,这份喜悦是旁人无法理解也难以言喻,如今这已经不再是一间屋子如此简单了,它是一个载满很多我们一家人欢乐及回忆的地方,可说是千金难买。”

陈国明指出,这间屋子包括屋外範围大慨有约600平方尺,是双层式的豆干屋,屋内设计简单开门见客厅,绕过屏风墙就是饭厅及厨房,然后就是沖凉房,至于2间睡房则在楼上。

他指出,当年孩子还小时,他们就夫妻睡一间房,3名孩子同睡一间房,随着孩子长大后他就在楼上间隔一个小房间,以便儿女分开睡。

他说,孩子另组家庭后,如今屋子就剩下他及妻子,为了避免房间空置太久,很多时候夫妻两人会换房间睡,或则一人睡一间房间。

上一篇: 下一篇: